中国教育历史


在古代的中国,就已经有学校,让学生接受教育。 大多数学者认为在夏朝后期可能已经有学校的存在。《孟子‧滕文公上》内有一段话 : 设立庠、序、学、校来教育老百姓。 庠的意思是养老,校的意思是教导,序的意是习射。 夏代的学校叫做校,商代的学校叫做序,周代的学校叫做庠,设立庠、序、学、校的目的,都是教人明白亲疏尊卑的伦理关系。 除此之外,学者也根据出土文物上的甲骨文,有刻上如“学”、“大学”、“教”等字样,估计至少在商代,中国就已经有学校的存在。

到了汉代,汉武帝令太常官议设博士弟子,丞相公孙弘和太常官臧、博士平奏请设立博士弟子员。 博士弟子员学业考核的方法是学满一年,则举行考试。如果已学通一经,就给予做文学掌故官的资格。其中的优等生可以任为郎中的,太常官列名上奏。如果发现有特别突出的弟子,则随时上奏。如果不好好学习或才能低下以及不能学通一经的,则予退学。 这些建议,被汉武帝采纳后,招收博士弟子就成为汉代教育的一项制度。 博士弟子制度掀开了古代教育的新篇章,也构成了此后千九百年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最典型的形式。

其后,在东汉建武五年,光武帝修建太学。到永平九年,汉明帝为外戚樊、郭、阴、马四姓子孙设立四姓小侯学,选派高才教授。到汉质帝本初元年,梁太后诏令从大将军至六百石的官员都必须遣子入学,太学学生才逐渐增多,达到了 3万多人。 从汉至隋,中国古代的学校教育可以分为两大种,在中央,有太学及后来的国子学,基本上有一定的制度作为保障; 在地方,郡县学校的建立与发展,到北魏时,地方学校已具备了制度化的趋势。

中国古代的教育到唐代以中央国子监为管理部门,有点像现代的教育部。 中央国子监实行分科教学,除了律学、书学、算学各自代表不同的专科方向外,国子学、太学、四门学的教学方式完全相同,都按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毛诗》、《春秋左传》分为五个专业方向进行教学。 除了由中央国子监和地方官员直接管理的学校外,还有一些由其他部门管理的教育设施。如果按教学内容分,则除了以学习儒学经典为主的经学学校外,还有各类专科学校及专门教育设施、宗教学校。

在宋代,中国的教育制度进一步得到了扩充和完善。由宋仁宗庆历年开始,北宋进行了三次兴学运动。第一次兴学是在宋仁宗庆历四年由范仲淹主持实施的庆历兴学。 庆历兴学的主要内容包括三方面 : 1)创建太学,2) 命令州县设立学校,3) 改革科举考试制度。 第二次兴学是在宋神宗熙宁年间由王安石主持实施的熙宁兴学。 熙宁兴学的主要内容包括四方面:1) 改革学校制度,创立“三舍法”; 2) 改革科举制度; 3) 整顿和发展武学、律学、医学等专科学校; 4) 颁订《三经新义》,以之作为学校和科举的统一内容。第三次兴学是在宋徽宗崇宁年间由蔡京主持实施的崇宁兴学。 崇宁兴学的主要内容是改革学校制度、兴办地方学校、改革科举制度。同前次兴学相比,崇宁兴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这次兴学,极大地推动了北宋地方学校的发展。

明代的学校体系,对之前的学校体系进行了简化 : 在中央,国子监下不再设任何学校,而将它从唐宋的中央学校管理机构转化为单一的教育机构,把以前的国子学、太学、四门学简化为一个机构。 清代的学校体系基本上与明代相同,只是掌握政权的民族不同。 从明中叶到清雍正、乾隆时期,由于社会大动荡、政治大变革以及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西方科学思想的传入,促使一些教育思想家重新审视中国传统的教育。作为这种再审视的结果,就是导致了一种以强调经济实用之学为特征的教育思潮的出现。这里所谓的经济实用之学,是指以天文、历法、河渠、地理、军事等为中心内容的实用之学。

满清末期,两次鸦片战争的炮火,迫使满清政府为战争的失败进行检讨。 当时的想法是治国之道,首在自强,而当时最所急需的就是加强军事,军事的加强,又以制造军事装备为先。为此,学习西文,学习西方的 “测算之学、格致之理、制器尚象之法” 以及 “一切轮船、火器等巧技”,是寻求自强的必经之路。 基于这种想法,政府主张筹办洋务,建立新学堂,改革八股取士制度,派遣留学生出外留学等。 从此,大量以学习西方科学技术为中心内容的新式学校,开始出现于古老的中国大地上。

1912年1月,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,设立教育部。随即颁布了《普通教育暂行办法》和《普通教育暂行课程标准》,对前清的学校教育进行改造。《暂行办法》规定将过去的各类学堂一律改称学校,其管理者一律称为校长。 初等小学中实行男女同校,废除小学读经等。同年9月,教育部公布民国教育宗旨为“注重道德教育,以实利教育、军国民教育辅之,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”,并发布了《学校系统令》,实行学制改革。

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,中国政府一向十分重视教育发展。国家制定了许多法律去保障人民受教育的权利。 1985年5月,中共中央《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》提出,要有步骤地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。 1993年中国政府颁布了《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》,提出了到本世纪末中国教育发展的总目标: 1) 全国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; 2) 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; 3) 211工程 - 重点建设100所左右的高校和一批重点学科; 4) 重视职业技术教育和成人教育的发展。